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内部公开 > 胡安 >

开封九一八大案纪实观后感

归档日期:09-06       文本归类:胡安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九一八事变”之后,东北抗日名将、时任黑龙江省代主席兼军事总指挥的马占山,曾以此通电全国,率众伐之。

  又一个“九一八”纪念日到来,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华夏同胞再一次共同掀起了对日本“购买”钓鱼岛闹剧的“讨伐”浪潮。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如今,身处繁华的沈阳都市,昔日东北军驻地北大营的断壁残垣,早已被一座座高楼巨厦掩盖;当年日军炮弹落地“第一坑”旧址上,亦架起了贯穿南北的铁路桥。

  然而,那烙在每个中国人心头的耻辱和伤痛却从未消逝。“九一八事变”历史永远不会忘却,中华民族永远不会、也不该忘却!

  可当指针指向22时20分左右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下就把当时居住在柳条湖附近的郭宝义震醒了。

  今年97岁的老人回忆说,就是那一声巨响拉开了“九一八事变”的序幕,被称之为“柳条湖事件”。

  当晚22时许,日本关东军中尉河本末守率部下按计划到北大营南约800米的柳条湖附近,将南满铁路一段路轨炸毁。

  实际上,为了制造侵略行为的“借口”,他们在现场放置了三具穿着中国士兵服装的尸体,伪装成被击毙的爆炸铁路“凶犯”,诬称中国军队破坏铁路并袭击日守备队,进攻北大营完全系“自卫”行为。

  “赤裸裸的谎言背后,是蓄谋已久的侵略野心。”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副会长王学清说,从1874年进犯台湾、1894年挑起甲午战争并侵占台湾到1904年发动日俄战争,日本早为武力侵华做好了准备。

  1928年,日本关东军炮制了“皇姑屯事件”,将不服从摆布的“东北王”张作霖炸死。当年12月29日,继任东北保安总司令的张作霖之子张学良不顾胁迫,毅然通电全国,实行东北易帜,使国民政府得到了形式上的统一。

  同时,这也使日本加速了武力侵占东北的步伐:从1929到1931年夏,关东军参谋部先后四次以“参谋旅行团”的名义在东北各地系统搜集情报。

  1931年4月到9月,日军确定了以武力侵占中国东北的具体步骤,不仅从各地调兵遣将,还竭力煽动仇华情绪,发给日侨组织军事训练,并频繁在北大营附近组织实兵军事演习。

  “闭着眼睛,我都能打到北大营。”这是1931年9月12日,一名日本炮兵少尉在《日本军部档案》的记录。

  “我们突然被一声爆炸声惊醒,但没想到随后日本人就打来了。”那天,在东北军独立第七旅当兵的陈广忠才16岁,他生前无数次和人讲起往事,有时喝了酒,就忍不住流泪哭诉,“当晚大约23时10分,是日本人屠杀最惨烈的时候,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平时一个锅里吃饭的兄弟,被日本人追着打,有的就用刺刀捅,满地都是血,上级还让我们不得还击……”

  当天,是星期五,东北边防军代理长官张作相在老家锦州给父亲办理丧事,旅长王以哲和3个团长以及大多数军官都不在营区。在位的最高长官赵镇藩,只能几次用电话请示在城内的东北边防军参谋长荣臻,而得到的命令却是“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

  在北京一所戏院抱病与英国友人看戏的张学良,接到荣臻的电话报告之后认为:这是日军借演习挑衅,要避免日军找借口扩大冲突,命令不得开枪还击。

  1990年,张学良2次接受了日本NHK电视台记者的公开采访,谈及“九一八事变”时,他坦承:将日军的全面武装侵华错误判断成了局部的挑衅,所以下了不抵抗的指令。

  2012年9月16日,现居上海的78岁老人李广生专程赶回沈阳,在“九一八”纪念馆参观之后,又带着泪花来到北大营旧址。

  从小到大,李广生无数次地看见两鬓花白的父亲望着胸口4寸长、蜈蚣似的刀痕一口口叹息那是日本人留下的。父亲给他讲:“上峰命令不抵抗,可不还手的战友一个个被刺刀扎倒。我的枪还在库里,就豁命抡拳上去拼,挨了一刀后让几个战友强行救走了。”

  也许,没有亲历过的人,无法真正感知那刻骨铭心的惨痛和耻辱。但记者在“九一八”纪念馆采访时依然看到:在一幅幅罪证前,不少伫立的老人、青年、学生或是紧皱眉头,或是眼含热泪。那不会仅仅是因为仇恨,而是怜悯、同情、不忍,是一个民族善良之心不经意的焕发。

  这一天清晨,东北军第七旅又一次进驻位于沈阳城东10余公里处的东大营。不同于以往的进退有素,他们狼狈之中带着悲痛、血迹之中夹着眼泪。

  据史料统计,这一战,中国军队伤亡335人,失踪483人,日军死亡2人,受伤20多人。

  1931年9月19日至21日,国民政府数次向国联提出申诉,请求主持公道。可日本置之不理,仍继续其侵略行径。

  至此,短短4个多月,12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日本国土3.5倍的中国东北全部沦陷,3000多万父老从此成了亡国奴。

  据史料统计,侵华战争期间,日本掠夺钢铁3350万吨,煤5.86亿吨,粮食5.4亿吨,木材1亿立方米。黄金白银更不计其数,仅整个东三省官银号的16万斤黄金和200万斤现洋,就全部被劫走。

  事变翌日,中共满洲省委当即发表了二战史上受侵略国家向法西斯国家发出的第一个宣言《中共满洲省委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诞生不久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还面临着重重“围剿”,杨靖宇、赵一曼等人已被派往东北组织抗日斗争……

本文链接:http://chillplan.com/huan/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