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全年资料内部公开 > 后仰跳投 >

《花总和他的五个男朋友》欧大椰子 ^第41章^ 最新更新:2019-06-

归档日期:07-11       文本归类:后仰跳投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喂,表哥啊,你们在上京的房子还没租出去吧,借我住几天,没闯祸,你看我像闯祸的人吗?”龚吉飞速滚回宿舍,戴上备用眼镜,把值钱的通通扫进书包:“没,我打算考四级,宿舍太吵,想找个清净地复习,行,大岛优子的写真集我帮你买,成交!”

  龚吉临阵脱逃,得罪了花赫连,赶紧跑路才是正道,机智的他赶紧卷好铺盖,人还没走干净呢,宿舍门把手吱溜一转,龚吉吓得扔下全副身家,一屁股坐在书桌前,拿起一本书装蒜,斜眼看了眼大门,只见花赫连岁头丧气地走了进来,瞅了眼龚吉,一声不吭地爬上了床,呆呆地坐着,一动不动。

  龚吉跟花赫连一个宿舍半年多,见过他豪迈的样子,不可一世的样子,哈哈傻笑的样子,却从未见过焉了的花家大少,他左右看了看四张两两并列的书桌,田标桌上有软装牛奶,不过心情不好喝牛奶也没用,自个抽屉里倒是有珍藏的松露巧克力,巧克力可以让人心情好点,但是自己的巧克力很贵……

  “谁叫你初恋就要挑战高级难度,你不知道林牧白有个外号叫做‘灭绝师弟’吗?去年开学没多久,外语系有个三年级师姐对林牧白一见钟情,告白了好几次林牧白都没搭理,结果这个师姐发花痴竟然说被林牧白强/奸,谣言传谣言最后闹得很大,好像警察也来了,最后师姐休学回家,到现在还没回来。

  别说师姐这种极端,中文系、外语系多少个校花系花找过他,好像都吃了冷板凳。”龚吉爬上床,拍了个安慰人的马屁:“所以校内才会有传言说他不喜欢女人,但是现在看来,我觉得他女人男人都不喜欢,你想想看,你花少长得好、身材好、家里有钱,他要是喜欢男人,怎么可能会拒绝你?所以,林牧白一定有问题,你揪着个有问题的不放,不是自个给自个找抽?”

  “他能有什么问题,他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喜欢我。”花赫连被龚吉注入鸡血满血回复,一把抓住龚吉的脖子,瞪着嗷嗷叫的龚吉:“我还没跟你算账,四眼仔,你是瞎了才会把赵小强错认成牧白,我现在给你生死二选一,要么你吞了阳台那棵仙人掌,要么你再给我想办法赢回牧白的好感。”

  按照龚吉大师的说法,林牧白就是羊圈里的羊,身边到处都是草,想吃就吃从来不知道饿的滋味,天生不会珍惜草,所以花赫连不能当草,要当就得当羊圈旁边的苹果树,苹果树天天也别忙着花枝招展讨好羊,反而得展示苹果有多好吃,这样,从来没吃过苹果的羊开始可能不感兴趣,日子久了就会好奇,好奇心日积月累就会眼馋,总有一天会主动跳到苹果树的怀抱。

  人在迷茫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寻找救命稻草,龚吉一番话使得本来还半信半疑的花赫连突然觉得好有道理,他决心做一棵苹果树,为了展示自己有多好吃,树开始来者不拒似地招蜂引蝶,花家大少又恢复了遇见林牧白之前的性格,今天换个小男友,明天换个女朋友,个个人摸狗样千依百顺,再没有了揪心滋味。

  这样的日子从初春持续到了盛夏,K大是一所鼓励学生德智体美劳综合发展的大学,每年6月1日会以学院为单位组织运动大赛,共有铁人三项、橄榄球、足球、篮球、射箭、羽毛球、乒乓球、踢毽子共八门比拼项目,全校学院大PK,赢的院系宿舍可以在七月份推迟一小时关门禁。

  花赫连所在的经济学院一向是夺冠大热, 210宿舍除了龚吉,每个人任务都很重,花少一个人就担任了橄榄球和篮球的队长,姚浩林和田标都篮球队的,三人每天下课做训练一直到筋疲力尽,回到宿舍倒头就睡,龚吉会非常罕见地放下宝贝英语书,主动积极地替大家洗臭袜子、运动服,打扫宿舍卫生,换桶装水加零食,营造一个良好的宿舍环境。

  “应该的,应该的,我桌上有牛奶,你们随便喝哈。”龚吉给花赫连捏腿捶背,小心思唯独不敢瞒老大,小声逼逼叨道:“花爷,我做庄家开了个赌局,你们一定要赢哦,赢了分红利,对了,你有没有兴趣参股做庄?”

  “物理学院那些弱鸡学院就是身残志坚凑数的,咱们下周首发的篮球比赛最大的劲敌是医学院和法学院,医学院的孙子去年决赛输给我们师兄后魔鬼训练了一年,今年喊出口号不赢自断子孙根,法学院实力不错,不过他们的啦啦队更恐怖,一开口简直像几千只母鸡同时唱歌,不过,我觉得刚才说的对你来说都不是问题,你最大的问题反而在这一队,”

  花赫连猛一晃神,还有五分钟篮球比赛初赛就要开始,早晨阳光灿烂,空气蒸腾,赛场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每个人不知道叽叽喳喳在说些什么,两边的拉拉队在热场,正选选手在热身,经济学院穿着红色背心球衣,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穿着白色背心球衣。

  花赫连?林牧白的目光跳过田标这个肌肉男,停在花赫连身上,花赫连没有躲闪,堂堂正正对着看,男人的眼神炽热中带着一点哀伤,看得林牧白无端心头一紧,方才喝下去的水如鲠在喉,他仓促地转过身,不是花赫连,刚才感觉到的目光更加黏腻而闪烁,应该另有其人……

  裁判员手里端着个球,两个队长面对面站在中圈正中,花赫连183cm,林牧白180com,身高差不是很明显,就得看弹跳力,花赫连离林牧白只有30cm的距离,距离很近,近到迈一步就能接吻,花赫连盯着林牧白的嘴唇,两瓣红红的小片看上去很软,不知道舔上去什么滋味?

  辩论队的龚吉同学因为口才出众被抓来做赛事直播,一张嘴叽里呱啦说个没停:“现在运球的是心学院的大前锋姚林浩,姚林浩一个转身越过经学院,把球传给了林牧白,林牧白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成功迷惑了经学院的戴楠,林牧白来了个上线突破后仰跳投,竟然中了!女生群里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吵死个人,好的,对不起,老师,我评论的时候尽量不带主观情绪……”

  龚吉被旁边裁判员老师警告了一下,捏着麦克风喊道:“现在是经学院发球,陈庆把球发到了戴楠手中,戴楠你怎么不把球发给花赫连!对了,这才像话,好了,现在球在花赫连手中,花少向右场突破,对!对!对!敌方右场空虚,花少突入篮下,心学院的控球后卫大东一个猛虎扑身,堵住了来势,花赫连做了个假投,实际把球传给了戴楠,戴楠篮下扣篮,我去这句话好拗口,得分了!!!太棒啦!!!”

  两队势力一增一减,旗鼓相当,互相咬的死死的,打了十分钟,心理学院才以12比10的优势微微领先,花赫连见局势不对,喊了个暂停:“大哥,对方的11号太厉害,12分拿了8分,粉丝也厉害,”施楠喘着粗气:“我稍微拦他拦得近一点,就有女的骂人。”

  赛场四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比赛逐渐进入白热化阶段,花赫连公仇带私心,母鸡护崽似地满场追着林牧白跑,不仅封死了林牧白得分的机会,还耗得林校草体力透支,汗水浸透衣服,就连发带都湿透,走路都带着喘。

  林牧白看了他一眼,嘚瑟的花少倒着行走,手里拿着个篮球转啊转,脸上的小表情要多欠抽有多欠抽,花赫连突然停下脚步,把篮球抓在手中:“这位同学,你答应跟我约会,我会考虑考虑不让心理学院输得太难看哦。”

本文链接:http://chillplan.com/houyangtiaotou/371.html